【封面故事】圍堵高官逃刑:老老實實在監獄里待著吧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 記者 郭芳 王紅茹 董顯蘋 見習記者 鄒堅貞|北京報道
  當一切蓋棺定論之後,服刑的高官和他們的家屬,難免會思考一個問題:如何爭取實現提前出獄。
  但對於他們而言,一個不幸的消息是,今年1月21日中央政法委的“五號文件”《關於嚴格規範減刑、假釋、暫予監外執行,切實防止司法腐敗的意見》下發之後,減刑、假釋、保外就醫,這些通常被落馬官員實現提前出獄,甚至異化為逃避刑罰的主要手段,被堵死了。
  官員常通過保外就醫提前出獄
  根據《刑法》及相關司法解釋規定,死刑緩期執行罪犯經過一次或幾次減刑後,其實際執行的刑期不能少於15年,死刑緩期2年的執行期間尚不包括在內;無期徒刑罪犯經過一次或幾次減刑後,其實際執行的刑期不能少於13年。
  重慶大學法學院院長陳忠林告訴《中國經濟周刊》,很長一段時間,“被判死緩或無期的腐敗官員通過減刑或假釋,實際刑期也就13年或15年。如果保外那就更快了。”
  落馬高官大多年老體弱,保外就醫是實現提前出獄的一種常用通道。相比其他類型的罪犯,獲刑官員確實比較容易通過就醫途徑獲得監外執行,但也容易成為他們逃避刑罰的手段。
  除保外就醫外,減刑和假釋現象在獲刑官員中也比較普遍。2011年,有媒體報道,中國官員獲減刑的比例高達70%。而在服刑期間的減刑、假釋、保外就醫一般不對公眾公開,存在極易滋生腐敗的空間,並引發公眾對腐敗的猜疑和想象。
  2013年,網絡上的一則消息稱:2006年因貪污受賄被判入獄11年的山西前省委副書記侯伍傑提前出獄,當地官員和煤老闆及名流富商們,爭相迎接貪官“榮歸故里”,其禮遇猶如英雄凱旋。
  此消息一齣,隨即引起軒然大波,批評和質疑撲面而來,後經山西省官方出面闢謠才得以平息。
  但近些年類似的風波並不罕見。
  趙秉志坦言,“腐敗官員罪犯逃避刑罰執行的現象確實比較突出,‘有權人’被判刑後減刑快、假釋及暫予監外執行比例高、實際服刑時間偏短等現象確實存在。”
  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律師田文昌認為,“減刑和假釋還比較正常,但保外確實比較亂。這些問題不狠抓不行。”
  中央佈局重點打擊逃刑官員
  中央政法委決定要重拳出擊了。
  “五號文件”要求對被判重刑的職務犯罪、涉黑犯罪、金融犯罪罪犯等“三類罪犯”,從嚴把握減刑、假釋、暫予監外執行標準。貪腐類犯罪即屬於職務犯罪範疇,落馬官員逃避刑罰也成為此舉重點打擊的領域。
  按照“五號文件”中的新規定,被判處無期徒刑的,執行3年以上方可減刑,無期徒刑罪犯經過幾次減刑以後實際執行的刑期最低不會少於17年;死刑緩期執行罪犯減為無期徒刑後,執行3年以上方可減刑,經過幾次減刑以後實際執行的刑期最低也不會少於22年。
  “這是非常嚴厲的。”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暨法學院院長趙秉志對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說。
  以被判死緩的劉志軍為例,若以最低的22年刑期算,服滿22年刑期的劉志軍,也將年過八旬了。
  該文件還規定,對原廳局級以上職務犯罪罪犯減刑、假釋、暫予監外執行的,應當向中央政法相關單位逐案報請備案審查。減刑、假釋裁定書及暫予監外執行決定書,一律上網公開。此舉亦有利於實現全社會的監督。
  “這將使得獲刑官員減刑、假釋、保外就醫的考核變得非常嚴格。”檢察系統的一位高級別官員告訴《中國經濟周刊》,此舉一方面為了杜絕造假,另一方面也是警告獲刑官員,“你該老老實實地在監獄裡面待著了”。
  “五號文件”出台後,司法部和最高檢也開始密集重拳出擊該領域的違法違紀問題,展開“收監行動”。司法部提出了“倒查三年”、逐案覆核的舉措。而據最高檢的通報稱,今年3月至5月底,已建議將暫予監外執行條件消失的247名罪犯收監執行,其中副廳級以上職務犯罪罪犯18人。
  有媒體報道稱,中紀委領導曾直接過問收監執行情況。
  “現在看來,這一指導意見頗有成效。”田文昌對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說,許多人已經明顯感覺到保外比較難了。
(原標題:中央重拳打擊貪官逃刑:老老實實在監獄里待著吧)
創作者介紹

外牆清潔

hc20hchmm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